電話: (852) 2708 9363 電郵: info@hkard.org
九龍長沙灣麗閣村麗萱樓地下101號
最新動態

« 最新動態

【輸355包血】29歲女患不治之症成床血 男友不離不棄病榻求婚

2017年9月16日  蘋果日報
初見沈藹琳(Irene),她穿着病人服,不施脂粉但氣質猶在,很難想像她曾與死神擦身而過。病床旁有散落的面膜、畫筆、毛公仔、還掛起幾道「健康御守」,一格病床活像一間少女房間。住院至今400多日,是威爾斯醫院內科病房內住得最長時間的病人。一年多以來,這裏就是她的「小天地」。

「我全家都好健康,常常都想,為何我會患上此怪病。」普通腸胃炎的病徵,原來肚痛可以好恐怖。曾任職特殊學校教師的Irene,上年六月無故腹痛和嘔吐,起初以為只是腸胃炎,但發病了大半個月都依然沒好轉,後來才確診為罕見免疫系統疾病──克隆氏症。 手腳的皮像脫蛇皮般,一塊塊甩出來,更嚴重的是,Irene開始內出血,試過全病床都被血沾濕,沿著床邊一滴滴流落地下。去年的7月和8月,僅僅兩個月,合共輸了355包血。病情持續惡化,甚至出現致命的併發症腹膜炎,院方把Irene轉入深切治療部,「我切了70cm小腸,疤痕有20多厘米長,命是保了,不過沒法再消化食物。」她說得淡然,記者卻聽得沉重。

Irene的胸口有一個小洞,是她進食的入口,醫生把一包包的營養液從小洞打入心臟和血液,好讓Irene「免卻」了消化食物的步驟,雖然再沒吃過甚麼,但也總算無需餓肚子。「當時要食太多藥了,出現太多幻覺和幻聽。會見到自己的喪禮,會覺得我是否真的死了。」進出手術室,腸道劇痛以致靠止痛藥和麻醉藥維生,迷糊的時候比清醒的多。難捱?是很難捱。拍拖快九年的男朋友張威俊(Fred),沒有像電影中的負心漢一走了之,幾難捱他都話要一齊捱。老套講句「患難見真情」的童話式愛情故事,除了韓劇,現實也有。見面第四次就拍拖,講起男朋友,Irene總是笑得燦爛,Fred:「好多人問我是否因為責任和憐憫,我反問自己內心,老實說如果因為這個情況,我不會繼續陪住她。」記者追問是甚麼要繼續陪伴,他話:「愛囉。」

陪伴是最深情的告白,Fred在告白上增添了一個一生一世的承諾。他在上年尾,成功在病房裏向Irene求婚。「我那一刻的想法是,她生是張家的人,死也是張家的鬼,無論如何我都會陪住她。就算全世界都話她無得醫,我有一個信念,就是她這個病是可以醫的。」往後的日子,Irene可能走得比尋常人艱難,但找到能陪自己療傷的人,記者深信Irene和Fred一定會幸幸福福,婚姻美滿。